NO.26 分手快樂 by f103125 人氣 (457) 回應 (0)

「我們要不要交往看看?」這句話是他尚未成為我男友之前,我對他開的玩笑。

我自認按照跟他的交情,他一定會懂我這句話的幽默,所以按照常理來說他會如往常般的擺出一笑置之後,又會開始看起手邊的書。

「好呀。」欸──!怎麼跟我想像的差這麼多,他怎麼會回答好呀兩字。

「如果對象是妳,我很願意跟妳交往。」我腦袋快速閃過他說的話,心想這傢伙什麼時候也會開始反開起我玩笑,只是這麼認真的玩笑還真是讓人難以開心起來。

「為什麼是我就可以?」我想如果我也逆向操作突然很認真的問起,他就會跟我說幹嘛那麼認真,我只是開妳玩笑之類的話。

他沉默了,氣氛頓時安靜起來。我最怕與人相處時是一片寂靜,那會讓我很慌亂。所以不要不說話,快點說你只是在跟我開玩笑就好。

「因為你是一個好女人,值得交往的好女人。」我被他這句話打動,順其自然的就跟他交往。誰也沒想到我們在一起是因為我那句陰錯陽差的玩笑話。

要是他知道當時我是用什麼心態在跟他告白的,不曉得他做何感想?換個立場想,如果是我認真的說出這些話來,而對方只是跟我回說這只是一個笑話,我會覺得自己真是丟臉到極點。

他對我的撒嬌使終感到很不知所措,甚至表現出我從沒見過得靦腆模樣,這讓我抓緊他的手臂又更緊了些。即使有時候我的要求有點不合常理,他仍然盡心盡力的幫忙著我,知道我喜歡說話,他就默默的在旁邊聽我說話,聽到好笑的就微微一笑,聽到難過的就在一旁安慰我,我的手就會不自覺環繞他的身體抱緊,尋求溫暖的依靠。

到了大二下時我們相處的時間少得沒話說。他開始忙碌著打工。
幸福的感覺在大三時,已逐漸消逝。

我第一次看見他開懷大笑的模樣,對象不是我,是我們班上的某位女子。我完全不知道他是怎麼跟她熟到可以談笑風生,這笑臉是我二年多來都不曾看過的景象。有一種他從來不在我面前卸下心防,但遇到了心中理想的她,就能表現出順其自然的感覺。內心深處好像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要被抽走似的,心一陣一陣的痛,我開始不安了起來,而他卻沒看出我的不安。

漸漸的,他開始對我說著有關越來越多她的話題,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在同一間星巴克工作,如此說來要不熟也很困難。我有預感他的視線已經不會停留在我身上了,女人的第六感直覺。事實證明亦是如此。即使我跟他在一起,他的視線卻遠離了我,到了另一名女子身上。

人在一起,心不在一起,難受的感覺一點都不讓人意外。

當他們兩個需要在一起我就避開。我還沒有好心到看著自己的男友愛著別的女人時,我還能在面前裝作不在乎,所以我選擇避開,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讓自己稍微好過一點。在我需要他的時候,他依然對我很好,但那已經不是戀人之間的感覺,而是出自於好朋友之間的義氣。

他的行為和動作表明了對那名女子的關心超出了友誼,我知道該是做個了斷的時候,也省得他這陣子的憂心忡忡。

大三下期末考考完時,我說出口了。

「我們分手吧!」就連說分手時,我也用開玩笑的口氣,我怕太認真,我會哭。

他很訝異我說出口的話,但卻沒有絲毫要挽留我的意思。

果然,分手只是遲早的事。

「對不起。」、「謝謝妳。」是他好不容易從口中勉強擠出的話。

「對不起就免了,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幸福,如果分手是由你說出口的話我會受不了的,由我開始的,如今由我結束,我感覺挺好的。」眼淚快溢出了。

「分手快樂。」是我和他相戀最後一天說的最後一句話。

 

追風箏的孩子一書如此說道「世界上只有一種罪行,那就是偷竊。其他的罪行都是從偷竊變化而來的。」「一個人如果拿走不屬於他的東西,不論是生命、感情還是一塊烤餅,都是最邪惡的行為。」

我非常慶幸自己,最後的選擇並沒有做出最邪惡的行為。

這是一份不該屬於我的戀情,偶然我得到,如今我歸還。